欢迎光临平台首页有限公司!
栏目
联系我们
公司地址:http://www.w2servers.com
当前位置: 平台首页 > 股票 >
重庆银行撞在“枪口”风控存漏洞 大股东涉嫌同业竞争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金证研》沪深金融组 辟芷/研究员 映蔚 唐里 洪力/编审

《金证研》沪深金融组 辟芷/研究员 唐里 映蔚 洪力/编审

《金证研》沪深金融组 辟芷/文 唐里 映蔚/编审 洪力/三审

据银监发〔2018〕4号文件,2018年1月13日,中国银监会2018年整治银行业市场乱象工作要点中包括违规让他人随意进出和使用营业场所或办公场所,违规让他人在营业场所或办公场所开展非法金融业务。

2019年5月16日,仲利国际租赁有限公司与上海农村商业银行(以下简称“上海农商银行”)签订人民币50亿元战略合作协议,未来双方将在授信、结算、现金管理、小微企业联合放贷等方面进行全方位的合作,这无疑彰显了上海农商银行在贷款业务上的“野心”。

2011年2月28日,江苏海安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安农商银行”)正式挂牌对外营业,江苏省苏中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苏中建设”)自其设立以后就认购了其股份,截至《招股书》签署日,苏中建设持股比例为5%,与江苏中洲置业有限公司并列为第一大股东。

恰巧的是,重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庆银行”)就正好撞在“枪口”上。2018年,原重庆银行贵阳分行员工涉嫌假冒代表重庆银行,使得合肥美的电冰箱有限公司被骗取3亿元,这场“风波”一时间引起各方关注。

但反观上海农商银行本身的贷款业务,情况却并不如人意,上海农商银行频繁因贷款业务被处罚,涉嫌向“皮包”公司放贷,且子公司向“老赖”发放贷款,风控或如同虚设。

同时,“背负”了47条行政处罚记录、众多违约“前科”的苏中建设, 也是海安农商银行的最大单一十大借款人之一,贷款余额共计2亿元。苏中建设是否凭借股东的优势,让海安农商银行为其行使“便利”?

上述情况无疑折射重庆银行在经营管理上的漏洞,而问题远不止如此,重庆银行曾向有“前科”的公司放贷,第一大股东更是涉嫌同业竞争。

涉嫌向“皮包”公司放贷 风控或成摆设

但问题远不止如此,据《金证研》沪深金融组观察,海安农商银行向“老赖”放贷,另外在历次增资扩股和股权转让中,频频低于每股净资产,海安农商银行又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

向有“前科”公司放贷 风控存漏洞

据统计,2019年5月,上海农商银行连收7张罚单,在6月提交招股书后,7月又收到一张罚单,如此频繁的处罚,上海农商银行释放给市场的诚意几何?

向“老赖”放贷 信审不严谨

2018年,重庆银行的不良贷款余额为28.81亿元,相比2017 年的24亿元,增长了20.03%。而不良率走高的背后,回溯历史,重庆银行曾向有前科的公司放贷,充分暴露了其信审不严谨的问题。

据招股书,上海农商银行正在执行的重大合同主要集中在贷款业务上,而在公司单笔余额最大的前十笔贷款余额中,有四笔贷款合同令人生疑。

尽管海安农商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在下降,但追溯历史,海安农商银行曾向有违约“前科”的公司和“老赖”放贷,其信审、风控仍存在不少漏洞。

据招股书,重庆银行与都江堰新城建设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都江堰新城建投”)签订了从2018年6月25日到2028年6月24日,为期10年的贷款合同。

这四笔贷款合同的借款人分别为上海北沙滩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沙滩置业”)、江苏富莱德仓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莱德仓储”)、上海瑞争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瑞争投资”)、上海释聚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释聚置业”),合同金额分别为8.5亿元、7.5亿元、6.9亿元、6.6亿元,贷款余额分别为7.32亿元、7.25亿元、6.82亿元、6.58亿元。

据苏0621执995号文件,2017年03月27日,海安鸿涛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鸿涛贸易公司”)因对执行依据文号苏0621民初7220号全部未履行,具体情形为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被江苏省海安县人民法院判为失信被执行人。

但早在签订之前,都江堰建投曾卷入受贿案。

但数据显示,2016-2018年,北沙滩置业、富莱德仓储、瑞争投资的社保缴纳人数均为0。2017-2018年,释聚置业社保缴纳人数为0,或意味着这四家公司的从业人数为0。

上述文件的发布时间为2017年04月18日,据招股书,海安农商银行在2017年10月11日,向鸿涛贸易公司发放900万元的贷款,也就是说,在鸿涛贸易公司被判为失信被执行人之后,海安农商银行仍向其放贷,其“有去无回”的风险或大增。

据成刑初字第188号文件,2016年6月1日,时任都江堰新城建投董事长的冯剑,因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收受他人所给的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被四川省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80万元,且受贿所得人民币予以追缴,上缴国库。

除此之外,上海农商银行还向有“前科”的公司放贷。

据苏0621民初282号文件,2017年2月17日,江苏元方缘新能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元方缘公司”)因未偿付借款本金及逾期利息,被江苏省海安县人民法院判决,被告元方缘公司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十日内,给付原告海安县利华农村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借款本金140万元及利息。

且冯剑犯收受贿罪二审刑事判决书发布日期为2016年9月23日,而目前都江堰新城建投现在也成了“老赖”,有三条失信记录。如此看来,重庆银行收回对都江堰新城建投的贷款或成难题。

据沪0114民初11974号文件,2016年7月26日,上海农商银行嘉定支行与上海科鑫液压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鑫液压公司”)签订了借款合同,约定向其提供贷款400万元,而科鑫液压公司贷款期限到期后未能还本付息。

上述文件的发布日期为2017年3月8日,但紧接着几个月后,海安农商银行仍向元方缘公司发放贷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