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平台首页有限公司!
栏目
联系我们
公司地址:http://www.w2servers.com
当前位置: 平台首页 > 股票 >
揭秘操纵ETF变相T+0“灰幕”:“披着ETF套期图利的皮 行T+0自成交之实”

操纵9只ETF获利逾500万

证监会的四起处罚再次将操纵ETF以实现股票T+0回转交易这一手法推上了风口浪尖,被罚金额最高超过千万元。  不过,相比起巨额罚单,量化私募从业者更关注的是此时的处罚是否会给正常的套利策略蒙上灰色阴影。  “这次处罚的四起案件,表面上用的是ETF套利的方式,但做的却不是ETF套利的事情,本质是突破T+1的限制,实现了个股的T+0和自成交,这才触犯了监管底线。它与正常的ETF套利压根儿不是一回事。”一位资深量化私募总经理祁鸣急切地想为ETF套利策略“正名”。  操纵ETF:变相股票T+0再被罚  1月23日,证监会接连公布四起因操纵股票ETF形成不公平交易而被行政处罚的案件。杭州阳昊投资、福建道冲投资,以及个人投资者封建华、王永柯,分别在自己实际控制的单一账户或账户间进行不同ETF的产品交易,影响其交易量,变相进行相应ETF与相应成分股日内回转交易。  其中,阳昊投资在涉案期间操纵50ETF、180ETF、深100ETF共3只ETF产品,道冲投资操纵深100ETF、中小板ETF、中小300ETF共3只ETF产品,均产生交易亏损,相关责任方分别被证监会处以50万元和160万元的罚款。  封建华操纵商品ETF、超大ETF、非周ETF、红利ETF、金融ETF、能源行业ETF、消费ETF、央企ETF、治理ETF共9只ETF产品,王永柯操纵创业板ETF、深红利ETF、深100ETF、中小板ETF共4只产品,在交易期间非法获利501万元和453万元,证监会采取“罚一没一”的原则,分别对二人罚没1002万元和906万元。  实际上,这并非证监会第一次对操纵ETF的行为进行打击。2018年10月,北京礼一投资、济南华尔泰富投资等私募机构也曾因为操纵ETF获利而被证监会处罚。其中,北京礼一投资在44个交易日内,操纵单一账户或账户之间的50ETF相互交易的总额为39亿元,影响50ETF交易量,相关责任方共被处罚130万元;济南华尔泰富在29个交易日内,操纵单一账户或账户之间进行深100ETF交易,影响深100ETF交易量,非法获利2063万元,华尔泰富投资因此被没收非法所得、并被处以相同金额的罚款,其实控人和总经理也分别被罚款30万元。  当然,上述涉事公司及当事人均提出了申诉意见,主要集中在操纵市场并非其主观目的;ETF具有难以被操纵的特性,账户内自成交的行为事实上无法误导其他投资者,当事人交易行为未造成异常或虚拟的ETF交易量,实际效果并未构成操纵市场;处罚过重等。  证监会根据实际掌握的证据,对上述申诉意见不予采纳。证监会认为,上述涉案公司及个人在自己实际控制的账户之间进行多只ETF交易的行为,对相应ETF产品交易量造成了影响,放大了同期成交量,干扰了市场正常交易秩序。同时,账户组相互交易的行为掩盖了市场真实供求关系,扭曲了正常的价格形成机制。上述行为被《证券法》第七十七条第一款第三项所明确禁止,符合操纵行为的特征。  另外,ETF交易为投资者提供了一种交易产品和交易机制的选择,投资人可以进行正常的申赎套利机制,但相关交易不能违反法律和相关交易规则的规定。《深圳证券交易所交易型开放式指数基金业务实施细则》第二十一条及《上海证券交易所交易型开放式指数基金业务实施细则》第二十二条规定,当日申购的基金份额,同日可以卖出,但不得赎回。上述机构通过在自己实际控制的账户之间进行交易,实现了当日申购的基金份额当日赎回,并通过卖出赎回的股票,变相实现股票T+0交易。上述交易行为违反了《实施细则》的明确规定,亦构成与在股票市场按照T+1交易规则进行交易的其他投资者的不对等交易,形成了不公平的交易机会。  “不难发现,上述案件中有很多相似点:其一,操纵的都非大热门的ETF如沪深300ETF,其中不少还是非常冷门的ETF种类;其二,利用多个账户之间对倒交易影响ETF交易量,案件中当事人操纵的ETF交易量均超过其当日市场交易总量的5%;第三,涉案期间都是在市场大幅波动的时刻,上述被曝光的6起案件大多发生在2015年6月15日至8月中下旬期间。”祁鸣称。

中证网讯证监会最新行政处罚显示,福建道冲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因操纵深证100ETF、中小板ETF、中小300ETF3只产品,影响上述ETF交易量,变相进行相应ETF与相应成分股日内回转交易,证监会对福建道冲处以100万元罚款,并对两名相关责任人共处罚60万元。  证监会官网显示,2015年6月15日至8月12日,福建道冲控制使用“千石资本——道冲套利1号资产管理计划”等9个账户,福建道冲在自己实际控制的单一账户或账户间进行深100ETF、中小板ETF、中小300ETF等3只ETF产品交易,影响上述ETF交易量,变相进行相应ETF与相应成分股日内回转交易。操纵期间共42个交易日内,账户组交易上述3只ETF,累计成交54.57亿元,占账户ETF总成交金额的25.93%。  具体来看,账户组申购深100ETF3.934亿份,赎回4.148亿份;在二级市场累计成交深100ETF7.71亿份,成交金额38.73亿元。其中,买入成交3.97亿份,买入金额约19.66亿元;卖出成交3.74亿份,卖出金额约19.07亿元;单一账户或账户间交易1.81亿份,交易金额8.97亿元。其中,有3个交易日在单一账户或账户间进行深100ETF产品交易的成交量占同期该品种市场成交量的比例超过5%,最高占比达33.71%。  账户组申购中小板ETF1.195亿份,赎回1.02亿份;在二级市场累计成交中小板ETF2.01亿份,成交金额8.47亿元。其中,买入成交0.92亿份,买入金额约3.76亿元;卖出成交1.09亿份,卖出金额约4.71亿元;单一账户或账户间交易0.22亿份,交易金额0.94亿元。其中,1个交易日在单一账户或账户间进行中小板ETF产品交易的成交量占同期该品种市场成交量的比例为6.33%。  账户组申购中小300ETF1.905亿份,赎回1.845亿份;在二级市场累计成交中小300ETF3.70亿份,成交金额7.37亿元。其中,买入成交1.82亿份,买入金额约3.63亿元;卖出成交1.88亿份,卖出金额约3.74亿元;单一账户或账户间交易1.79亿份,交易金额3.58亿元。其中,有6个交易日在单一账户或账户间进行中小300ETF产品交易的成交量占同期该品种市场成交量的比例超过5%,最高占比达96.36%。  福建道冲的上述交易亏损。  证监会认为,福建道冲的上述行为违反了《证券法》第七十七条第一款第三项的相关规定,构成《证券法》第二百零三条所述操纵证券市场的行为。李盛开时为福建道冲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张秋丽时任福建道冲总经理、执行董事,二人又是福建道冲投资委员会成员,为福建道冲违法行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依据《证券法》第二百零三条的规定,证监会决定对福建道冲处以100万元罚款,对李盛开和张秋丽分别给予警告,并均处以30万元罚款。

封建华及其代理人提出:第一,其本人并无操纵市场的主观故意,且其交易行为没有影响到证券交易价格和交易量。第二,违法所得的认定有误,且没收违法所得并处以违法所得三倍罚款的处罚过重。

其中,有12个交易日,单一账户或账户之间180ETF相互交易量占当日市场成交总量超过5%,最高占比61.38%;有30个交易日在单一账户或账户之间进行深100ETF相互交易,累计成交量为16.33亿份。其中,有23个交易日,单一账户或账户之间深100ETF相互交易量占当日市场成交总量超过5%,最高占比39.35%。不过,上述交易为亏损。

根据当事人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和社会危害程度,依据《证券法》第二百零三条的规定,证监会对时任阳昊投资交易总监解中力给予警告,并处以30万元罚款;对时任阳昊投资总经理丁华强给予警告,并处以20万元罚款。

第一,操纵期间,封建华在自己的账户内进行商品ETF等9只ETF产品交易,多个交易日成交量占同期该品种市场成交量的比例超过5%,充分印证封建华具有利用此种交易方式获利的主观故意。

该案中,福建道冲被处以100万元罚款,董事长李盛开被给予警告,并处以30万元罚款,总经理张秋丽被给予警告,并处以30万元罚款。

第二,ETF具有难以被操纵的特性,账户内自成交的行为事实上无法误导其他投资者,当事人交易行为未造成异常或虚拟的ETF交易量。

1月23日,证监会连开4张罚单,均是ETF市场操纵案。值得注意的是,有三宗案件的当事人进行了申辩,认为其本人并无操纵市场的主观意愿,但证监会在复核时多次提及,ETF交易为投资者提供了一种交易产品和交易机制的选择,投资人可以进行正常的申赎套利机制,但相关交易不能违反法律和相关交易规则的规定。

福建道冲、李盛开、张秋丽提出:

第一,其没有通过影响ETF交易量和交易市价进而买卖获利的主观故意。

操纵期间共29个交易日内,王永柯在自己实际控制的“周某鹏”账户内进行创业板ETF、深红利ETF、深100ETF、中小板ETF等4只ETF产品交易。账户内创业板ETF交易成交量7.63亿股,成交金额21.34亿元。影响该4只ETF产品交易量,变相进行相应ETF与相应成分股日内回转交易,非法获利435.3万余元。

第二,账户组的交易行为合法合规,且在交易过程中均未收到投资管理人及证券公司风险控制部门异常交易提醒。

罚没金额最高的罚单开给了一位“80后”封建华。封建华在2015年8月11日至9月8日期间,在自己控制的单一账户内进行了9只ETF产品的交易,影响了9只产品的交易量,变相进行相应ETF与相应成分股日内回转交易,获取非法利益。操纵期间共19个交易日,合计单一账户内交易8.47亿股,成交金额达17.87亿元,非法获利501.97万元。

福建道冲的上述行为违反了《证券法》第七十七条第一款第三项的相关规定,构成《证券法》第二百零三条所述操纵证券市场的行为。李盛开时为福建道冲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张秋丽时任福建道冲总经理、执行董事,二人又是福建道冲投资委员会成员,为福建道冲违法行为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

违法交易主体通过在自己实际控制的账户内交易ETF,实现了当日申购的基金份额当日赎回,并通过卖出赎回的股票,变相实现股票T+0交易。上述交易行为违反了《实施细则》的明确规定,亦构成与在股票市场按照T+1交易规则进行交易的其他投资者的不对等交易,形成了不公平的交易机会。

被操纵的9只ETF产品分别为:商品ETF、超大ETF、非周ETF、红利ETF、金融ETF、能源行业ETF、消费ETF、央企ETF、治理ET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