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平台首页有限公司!
栏目
联系我们
公司地址:http://www.w2servers.com
当前位置: 平台首页 > 股票 >
协存占比过高存隐忧 基金经理齐盼拓宽投资标的

“弘存系统”加持货基管理  事实上,天弘基金利用大数据系统辅助投研及风控的战略思路,除了体现在债市投资上,也早在货币基金流动性风险管理方面应用开来,作为管理着全市场规模最大货币基金的公司,天弘基金建立了一套属于自己的“预测+应用”管理方式。  如针对货币基金投资中的存款询价环节,天弘基金领先业内开发了“弘存系统”。据介绍,该“弘存系统”可实现与各个银行间进行报价、交易、成交及存款证实、交易对手等流程的控制。如今“弘存系统”的开发与应用,明显提高了天弘基金在存款询价环节上的效率。  天弘基金相关负责人坦言,用规范的手段操作,不仅通过透明的报价方式来定价,且可以对报价信息进行留存,从而有效地控制信用风险。  针对资产端和负债端的流动性风险,天弘基金还开发了相应的系统辅助基金经理进行投资决策。资产端方面,天弘基金将协议存款到期、正回购到期、逆回购到期、管理费、利息、清算备付金等核心指标纳入,并计算出T+0的资金缺口及未来的资金流入和流出分布情况;针对负债端,天弘基金和蚂蚁金服依托各自的大数据分析团队,专门对余额宝的申购、赎回进行分析。  天弘余额宝货币基金经理王登峰曾指出,利用大数据和云计算等计算手段,可以对海量客户的行为和特征进行深度分析,构建投资者申购赎回的预测模型,目前已实现涵盖T+0、T+1乃至T+30的预测,并且准确率高达95%以上,误差小到1%左右。  金融科技竞赛开跑  在金融科技这场没有退路的竞技赛中,最先一批抢占赛道者,无疑会赢得更多机会,身在其中的公募基金管理人们,也丝毫不敢懈怠。  据了解,除了天弘基金外,近年来也陆续开始有一些基金公司加大对大数据领域的建设,例如与海外机构加强战略合作,分享全球市场上金融数据资源。  此外,不少头部基金公司也将大量人力物力投入到IT部门当中,部分基金公司IT部门人员占比高达近40%。值得一提的是,还有部分“老十家”基金公司开始要求,未来基金经理上岗需要具备会写代码的能力。  可见当下金融科技在金融机构中的赋能价值,早已不是当年“互联网+基金”以平台为核心的思路那般简单。如何利用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技术来撬动公募基金交易、投研、风控、投顾、销售、售后等整个上下游业务链条,才是行业真正追求的目标。  放眼未来,人工智能在金融行业的应用是大势所趋,并将重新定义和升级更多金融场景。天弘基金对未来在金融科技上的投入和期望,或许也是很多公募基金公司将要做和正在做的事。  我们有理由相信,不久的将来,会有更多基金管理人像天弘基金一样,开发和利用人工智能、大数据系统,去解决投研、风控、大类资产配置等方面的问题,真正为老百姓提供更具特色化体验感的服务,并助益到基金经理的投资研究当中,为投资者带来实实在在的收益回报。北京商报记者苏长春

  记者 王瑞发自北京

  每经记者 李娜

  互联网金融的渗透,对基金市场的影响可谓“立竿见影”,但是问题也就随之而来:

  今年春节过后,货币基金投资的重要支柱——银行协议存款,开始承受来自多方面的压力。这也让此前曾集体爆发的“宝宝们”,不得不面对7日年化收益率不断下降的现实。

  货币基金规模的暴涨会带来风险吗?

  今年“两会”期间,央行[微博]有关人士曾明确表示,“不允许存在提前支取存款或提前终止服务而仍按原约定期限利率计息或收费标准收费等不合理的合同条款”。这意味着,之前货币基金“提前支取不付罚息”的政策红利或将结束。毫无疑问,这对将流动性管理视为首位的货基提出了不小的挑战。

  基金公司的风控能起到很好的效果吗?

  对此,多位货币基金人士私下向记者表示,尽管央行有关人士的上述表态并不是正式出台的政策,或也在一定程度上表明了央行的态度。

  ……

  日前,八位货基基金经理及固定收益部人士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或多或少地传递出这样的隐忧,即体量的快速膨胀,将导致协议存款占货基投资的六成以上。基金公司在采取风险准备金覆盖货基流动性风险的同时,更希望能拓宽货基现有投资范围,增加流动性品种以改善对协议存款的过分依赖。

  虽然市场的担忧不少,但从《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对华夏和天弘基金的采访来看,两大基金公司似乎心中有底。

  协存对象为股份制银行 

  计提风险金并非新政策

  众所周知,货币基金投资的协议存款主要依靠货基基金经理和银行之间的谈判。构建协议存款伙伴,对货基的收益和流动性都至关重要。

  对于此次证监会[微博]召集多家基金公司一把手做风险提示的会议,天弘基金称,关于货币基金的风险提示,与证监会[微博]的沟通都是例行的,管理主要针对流动性方面,而证监会对金融创新还是很支持的。

  此前,在上述央行有关人士表态后,招行宣布货币基金提前支取要按活期计算利息。而后,三家国有大型商业银行总行表示,不接受各自分行与余额宝[微博]旗下天弘基金为代表的各类货币基金进行协议存款交易。

  天弘基金相关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计提风险准备金并不是一个新政策,基金公司有货币基金投资协议存款提前支取不罚息的红利(即:基金和银行签订一个期限的存款,但是若提前支取按照商业银行的规定需要按活期算利息,但因为商业银行为了拉钱,基金若提前支取,则按照原定的利率给,不罚息),万一将来这个条款没了,就要从准备金里付这笔钱。

  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目前货币基金协议存款对象主要集中在股份制商业银行,尤其是同业业务突出的银行。

  实际上,很少有基金会提前支取。深圳某基金公司固收负责人表示,“倘若出现提前支取,不利于维护和银行的关系”。而天弘方面同时表示,实际操作中没有出现提前支取的状况,余额宝是通过大数据来预测未来每天的头寸大概是多少,基金经理每天都会安排头寸,基本每天都有资产到期。

  “招行的询价不高,红利政策取消与否对自己管理的货币基金的影响不大。我们目前主要是同一些同业业务做得比较好的银行合作。比如民生、华夏、兴业之类的银行。”上海一货基基金经理向记者坦言。

  “这类政策是一直都有的,倘若红利消失,风险准备金是从基金的管理费当中计提,不会对基金资产造成影响,也不会给基金收益造成影响”,天弘基金相关人士称。

  一位掌管过上百亿元资产的货币基金掌门人也对记者表达了相同看法,“我们平时主要是和平安、交通、民生、兴业等股份制银行谈协议存款,和四大行、招行本就不做相关业务。货基同招行报价向来就没什么优势。估计招行由于高端零售客户多,资金稳定,可能不缺钱。相比之下,那些同业做得好的银行的资产更为灵活,货基与他们做协议存款比较好谈。”

  大数据有助于流动性管理

  一家中型基金公司的货基基金经理也坚称,“据我了解,目前也就招行明确宣布要按活期计算利息,我们合作的不少股份制银行依然还可以提前支取不罚息。”

  对于货币基金规模的暴涨,市场最大的担忧就是出现巨额赎回之后,还能保持收益的稳定吗?

  作为规模最大的货币基金,天弘基金旗下的天弘增利宝备受市场瞩目。面对少数大银行的封杀,天弘更是回应称,公司成立以来,未和四大行做过一笔交易。对于合作伙伴的选择,该基金掌门人王登峰坦言,“从余额宝产生之初,我们就在考虑‘白名单’怎么列,主要有三个标准——资产规模,风险控制以及有没有出现过负面的违约事件。目前纳入这个名单的主要是全国性商业银行,以及少数几家规模较大的城商行和农商行。”

  对此,天弘基金相关人士表示,“货基的流动性管理是第一位的,余额宝的用户基本都是支付宝[微博]的用户,客单量小,客户量多,行为分散,他们的计提行为大多是电商平台的运营活动,例如促销、‘双十一’等,一般情况下,每天的行为习惯都是有数据可依的”。

  在上海一家基金公司的固定收益部副总监看来,协议存款红利是资金供求双方的共同选择,是一种商业化行为。

  天弘固定收益部相关人士也向记者称。“规模越大的话,收益率越稳定,大数据的作用也会越大,波动的百分比小了,赎回申购统计更准确,对流动性风险管理相对更容易。”

  还未感受到流动性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