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平台首页有限公司!
栏目
联系我们
公司地址:http://www.w2servers.com
当前位置: 平台首页 > 保险 >
青岛公积金新政“利好”百姓 二套房可享公积金贷款

第1页:公积金成劫贫济富工具?专家:公积金应适时退出第2页:公积金成劫贫济富工具?专家:公积金应适时退出第3页:公积金成劫贫济富工具?专家:公积金应适时退出第4页:公积金成劫贫济富工具?专家:公积金应适时退出

从当前实际效果来看,住房公积金已背离了当初给中低收入人群“雪中送炭”的初衷,成了给高收入人群的“锦上添花”。

住房城乡建设部、财政部和人民银行联合出台住房公积金新政策,支持缴存职工购买首套和改善型自住住房,推进异地贷款业务。新政策主要包括,职工连续足额缴存住房公积金6个月以上,可申请住房公积金个人住房贷款,贷款对象为购买首套自住住房或第二套改善性普通自住住房的缴存职工。

住房公积金最近引发争议不断。

因“沉睡”数量庞大,被指沦为“劫贫济富”工具的住房公积金再次成为众矢之的。

住房公积金个人住房贷款发放率低于85%的设区城市,可适当提高首套自住住房贷款额度。各省、自治区、直辖市要实现住房公积金缴存异地互认和转移接续。

一些地方尝试大病提取公积金,支持者认为这是“人性化之举”,反对者则觉得纯属“拆东墙补西墙”。面对“提取难”、“范围窄”、“门槛高”、“收益低”,人们不禁感慨,“有钱花不得,眼睁睁看着贬值,实乃人生一大憾事”,甚至有人质疑公积金已然成了“劫贫济富”的工具。

作为一项已实行15年的制度,住房公积金究竟应如何改革?其未来又将何去何从?

值得关注的是,三部门明确要求降低贷款中间费用,取消住房公积金贷款保险、公证、新房评估和强制性机构担保等收费项目。另外,三部门还要求优化贷款办理流程、提高贷款服务效率,设区城市统筹使用资金,有条件的城市要积极探索发展住房公积金个人住房贷款资产证券化业务。住房城乡建设部表示,各省、自治区住房城乡建设厅要加强对各市住房公积金个人住房贷款业务的考核,定期进行现场专项检查。

曾经给不少人带来实惠的公积金,现在为何饱受诟病?更有观点认为,公积金已经到了讨论存废去留的时候。本报记者对话了该观点的持有者—南开大学经济研究所钟茂初教授。

舶来品

链接>>

“公积金制度的资金互助目标早已有名无实”

公积金遭到众人“吐槽”,在某国企住房公积金管理处负责人陈琦看来,早已见怪不怪,因为“在公积金发展的这些年来,一直就没间断过”。

1.07亿职工缴7.03万亿元

记者:前些年使用过公积金贷款买房的人都表示确实从中获益,但近年来,对公积金的质疑声却越来越多,您认为主要由哪些原因造成?

1999年4月,国务院颁布住房公积金管理条例,这被认为是我国住房公积金制度的开始。

截至2014年8月末,全国住房公积金个人住房贷款余额达2.43万亿元,保障性住房建设试点项目贷款余额431亿元,购买国债余额62亿元,资金使用率为70%,结余资金1.07万亿元。

钟茂初:公积金制度的初衷在于建立一种国家支持的社会互助购房基金,通过民众住房资金的积累和周转,采取金融互助的方式,提高全民的购房支付能力,同时也促进住房分配体制的转变和政策性抵押贷款制度的建立,进而推动住房建设。公积金出台时的设想是,职工工作到40岁左右才有可能购房,而购房之前的一段时期缴存的公积金就可为其他人提供互助资金。

其实早在条例出台前,地方上就已经进行了尝试。陈琦向法治周末记者介绍,住房公积金制度在我国初现雏形是1991年。

住房城乡建设部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全国缴存住房公积金职工为1.07亿人,缴存总额7.03万亿元,职工提取总额3.49万亿元,缴存余额3.54万亿元。

然而时过境迁,住房分配制度已经改变,购买住房的贷款制度也基本完善。公积金制度的资金互助目标早已有名无实。

这一年5月,上海房改方案在借鉴了新加坡公积金制度的基础上提出了住房公积金制度,意在通过提高职工的支付能力鼓励职工买房。

住房城乡建设部住房公积金监管司司长张其光表示,住房公积金资金不良率为0.038%,累计提取贷款风险准备金764亿元,资金总体安全。

因为每个人都设法尽早使用,那么谁都无法“借用”到别人的资金,而只能是各自使用自己账户的资金。另外,由于中国人偏好于购买自有住房而不愿意租房,所以人们刚参加工作就考虑购房。只要购房,那么他就预支了他未来的公积金,根本不可能再为他人提供互助资金。再者,每个人工作30年左右,贷款25年左右。每个人都设法贷款或支取,根本无法“互助”。

陈琦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在20世纪90年代以前,我国一直实行福利分房体制,而随着地方财力困难、企业效益滑坡等影响,住房解困速度在逐渐减慢。这时出现由国家、集体、个人三位一体的筹资机制,将职工的一部分经济力量投入到住宅上来提高他们自我购房支付能力的制度就显得很有必要。

权威解读

记者:有观点认为,目前住房公积金具有“劫贫济富”的嫌疑,造成了很多不公平,在您看来,是否存在这样的问题?

陈琦回忆,当时上海规定的住房公积金存缴比例是单位和个人各缴基本工资的5%,由于这一比例占工资比例较低,而且单位还会出资为职工缴存另一半,在当时被普遍接受。

公积金新政策“利好”百姓

钟茂初:在现行的公积金运行机制下,缴纳的公积金如果不设法尽早使用的话,几乎就是一笔强制性的超长期存款,并且手续更繁琐、收益更低。

继上海试行后,1992年起,北京、天津、南京、武汉等城市也相继建立了符合本地实际的住房公积金制度。1994年,国务院在总结部分城市试点经验的基础上颁发了《国务院关于深化城镇住房制度改革的决定》,明确提出要在全国全面推行住房公积金制度。

房价尚在高位,商业银行惜贷,在此背景下,住房公积金个人贷款一系列新政策出台,将利好缴存职工。

无力购房的低收入者被强制性地缴存公积金,供中高收入者低廉地使用公积金贷款,而这些无力购房者还要承受利息损失,这显然是不合理的。另外,这样的制度安排对于已有自有住房者和无意愿购买住房者,也是不公平的。

但陈琦坦言,在实际执行中,早期各地的住房公积金制度还是存在一些问题。

究竟这些政策能为百姓购房带来哪些便利,记者采访了有关部门官员和专家。

另外,由于政策上的漏洞,使得公积金在某种意义上成了一些机关事业单位和国有企业的变相福利,机关事业单位与企业之间、不同性质的企业之间缴存比例、缴存基数不一,导致职工总收入的差距越拉越大。

一方面很多单位还没有意识为职工主动缴纳住房公积金,只能靠各地成立的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不断去“游说”,而且当时全国还没有统一的规定,导致缴纳比例非常随意。

二套房可享受公积金贷款

陈琦透露,当时大多数城市采用的都是上海的“双5%”比例,但在实际操作中不少单位会“讨价还价”来降低缴纳比率,为了尽快建立起住房公积金体系,相关机构往往只能同意。

根据新政策,住房公积金贷款对象为购买首套自住住房或第二套改善型普通自住住房的缴存职工。

此外,由于当时中国仍未完全脱离福利分房制度,所以住房公积金在实际使用中基本集中用于向参加公积金制度的单位发放买房、建房贷款,用于职工个人使用的情况很少。

而2010年,有关部门出台的文件要求,实行支持首套、限制二套、严禁三套的住房公积金贷款政策。

这一情况在1998年7月随着停止福利分房制度而改变;1998年8月,国务院发布意见,要求全面推行住房公积金制度,同时调整了使用方向,不再发放单位和政府项目贷款,而是向职工个人发放贷款,用于购买、建造和大修自住住房。

住房城乡建设部住房公积金监管司司长张其光表示,住房公积金贷款额度是影响制度互助作用发挥的重要因素。适当提高首套自住住房贷款额度体现了住房公积金制度支持基本住房消费、资金充分运用等原则。

“此时住房公积金发展进入了新阶段,也就是沿用至今的模式。”陈琦介绍。

支撑流动人口购房需求